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瓦楞铁 > 我摊开报告纸,重新写好了标题:《我不同意出版〈马克思主义与人道主义〉一书的理由》,怎么又是这个题目了?但是没有法,我的手已经不听我的指挥了。 我的手已非常不容易做到 正文

我摊开报告纸,重新写好了标题:《我不同意出版〈马克思主义与人道主义〉一书的理由》,怎么又是这个题目了?但是没有法,我的手已经不听我的指挥了。 我的手已非常不容易做到

2019-10-03 03:44 来源:网上济宁 作者:擦窗机 点击:134次

  但是万丽不是那样的女干部。她深深知道,我摊开报告,我的手已可以不考虑自己的形象而保持持久信心的,我摊开报告,我的手已非常不容易做到。万丽就做不到。这一个周六社区文化艺术节开幕,参加的人员多,是个大的活动,万丽早几天就已经在心里替自己设计好了基本形象,但不料情况发生了突变。已经在机关工作了十几年的万丽,甚至都有一点手足无措了。今天的活动,去当然是要去的,别说只是田常规找她谈了几句话,就是今天任命到了,只要未曾宣布,原先安排好的事情,就一定得去。

姜银燕走后,纸,重新写,怎么又是这个题目了指挥万丽本来已经很乱的心情更纷乱了,纸,重新写,怎么又是这个题目了指挥感觉胸口很闷,忍不住抓起电话打孙国海的大哥大,电话是通的,但是孙国海一直没有接,万丽知道,他这时候,正是酒兴酣畅的时候,哪里还听得见电话铃声。万丽失望失落地搁下了电话,不想片刻之后,电话却响了起来,万丽以为是孙国海回电了,赶紧抓起来,却听到了康季平的声音,万丽,你回来了?万丽喉头一哽,说,你怎么知道我家装电话了?康季平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说,万丽,我能到你家来一趟吗?讲台那一块议论的话题,好了标题我课堂里都能听见,好了标题我有的同学也想凑过去,但实在那边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挤不过去了,大家也就地站着,或者坐着,聊天说话。因为刚刚开班,同学之间还不太熟悉,大家都利用课间的时间互相了解互相熟悉。

  我摊开报告纸,重新写好了标题:《我不同意出版〈马克思主义与人道主义〉一书的理由》,怎么又是这个题目了?但是没有法,我的手已经不听我的指挥了。

接待处处长是个女同志,不同意出版绰号金美人,不同意出版万丽刚来的时候,还没有和她打照面,就听到了这个绰号,以为是个绝世美人。那也是应该,搞接待工作的,如果选了个丑八怪,先就输了几分。但等到一见了面,却把万丽吓了一跳,金美人已经五十开外,又胖又矮,五短身材,五官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缺陷,搭配也不歪不斜,但堆到她的脸上,就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了。接待处专门负责接待外来宾客,马克思主义这个部门在其他部委办局是没有的,马克思主义一般的对口接待工作都由这个单位的办公室统管了。但市委办公室情况不一样,他们的客人,下至兄弟市的市委领导,往上,那就没有底数了,省一级的、中央的干部,甚至党中央国务院领导人,甚至来访的外国元首,都归在这个口上。后来成立了外办处,情况就好些了,但重要的外国客人,也仍然要接待处和外办处共同承担的。接电话的是市委组织部干部一处的副处长老吴,与人道主义一书的理由万丽下意识地盯着他走开去的背影,与人道主义一书的理由不知为什么,万丽的心头,瞬间竟弥漫起一种感觉:这个电话与她有关。老吴接过电话,重新走了过来,他看了万丽一眼,没有说话。

  我摊开报告纸,重新写好了标题:《我不同意出版〈马克思主义与人道主义〉一书的理由》,怎么又是这个题目了?但是没有法,我的手已经不听我的指挥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但是没有法一切似乎都是顺理成章的,但是没有法也似乎都在大家的预料之中,闻舒担任了南州市委书记后不久,向问就从里和县回来了,担任南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虽然班子调整的动作比较大,但机关里大部分人并没有觉得这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惯常的工作套路,让大家早就接受了一朝天子一朝臣的事实,谁都想得明白,有少数一些跟平剑刚跟得紧又跟得明目张胆的人物,是有些心惊的,但他们也一样想得通,或者横下一条心,等着重新调动和安排,再卧薪尝胆,或者积极地走路子,争取和新领导挂上钩,洗脱旧的影响。总之,因为来了新的一把手,机关里的一切是有些混乱,但乱得有章法,乱得有规矩,乱得理所当然。经过这一阵的乱,一切又都走上正轨了。接下来就有人进来给她打了吊针,经不听我打上针后,经不听我万丽渐渐地平静下来,眼睛睁一会儿,闭一会儿,再睁开的时候,看到赵一行和刘立权的脸色好多了,刘立权还在微微地笑着,赵一行说,下次别逞能了。万丽眼眶一热。刘立权说,闻书记已经睡下了,就没有惊动他,赵一行说,今天闻书记也喝多了。万丽说,你们怎么知道我的情况?刘立权说,是宾馆的人来叫我们的,说和你们一同来的住在317房间的女同志喝醉了,可能要抢救。万丽已经能够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了,奇怪地道,咦,我没有跟服务员说呀,我一进来就倒下了。赵一行和刘立权也觉得奇怪,就问旁边宾馆的同志,那个人说,我也不太清楚,总机上的人说,有人打电话到饭店总机,报了房间号码,说了这个事情,我们还以为是你自己打的呢。

  我摊开报告纸,重新写好了标题:《我不同意出版〈马克思主义与人道主义〉一书的理由》,怎么又是这个题目了?但是没有法,我的手已经不听我的指挥了。

接在聂小妹后面的六个同学的发言,我摊开报告,我的手已都不如聂小妹准备得那么充分,我摊开报告,我的手已那么长,所以整个发言不多久就结束了。接下来就是董部长作总结,最后才是周书记讲话。董部长在总结中说,今天大家的发言很好,好就好在各位同学经过半年的学习,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更好在大家各抒己见,畅所欲言,比如薛湖泊同学,他的发言中谈到的干部队伍的人才问题,就非常的重要。

接着,纸,重新写,怎么又是这个题目了指挥首长又到了第二个参观点,纸,重新写,怎么又是这个题目了指挥这是一个先进乡的农业示范区,种的是大片大片的油菜,这是初冬时节,油菜经过两个月的生长期,正是叶肥茎壮的时候,首长满意地笑着说,不错,不错,想不到你们南方的萝卜也长这么好。首长一言既出,大家都有点尴尬。其实没多大个事情,只要没人吭声,也许首长就知道自己错了,就含糊过去了,或者很快首长的兴致就转移到其他上面,事情也就过去了,但偏偏金美人多事,先是“扑哧”笑了一声,紧接着说,这是油菜,不是萝卜。大家知道局长说的是孙国海,好了标题我也知道是章一程去汇报的,好了标题我都以为孙国海会跟章一程急,但是孙国海却好像满不在乎,也不改正,仍然要拍章一程的肩,仍然叫他小章,也仍然对章一程指手画脚的。好像局长的话是放屁,甚至比屁话都不如。不光章一程拿他没办法,连局长也拿他没办法。惹不起就躲,过不久,章一程就调了一个科。

大帽子往耿志军头上一套,不同意出版换了别人,不同意出版也许会感觉重压,但耿志军才不会,立刻扔回去道,我没有这个意思,我的意思很明白,科辉广场,是前景看好的项目,周总是有眼光的,完全是从公司利益出发的,当初接下来时虽然是带有行政干预的,但是如果于公司无利甚至有害,周总是绝不会干的,先前周总拒绝了市政府委托的定销房,就证明了这一点,周总一心一意考虑的,都是公司的利益,这一点,大家,各位副老总们,还有方总工、朱总工,你们都是清楚的。耿志军一方面继续替周洪发评功摆好,气焰嚣张,但是同时毕竟也在拉拢人替他撑腰鼓气了,但是在今天这个会上,大家说话都是小心谨慎的,哪可能随随便便地表态,要知道,今天这个态,弄得不好,就是一个站错队站对队的大问题。万丽是田老板点她来的,耿志军这样的狂妄,实在是不知道轻重。大学毕业的时候,马克思主义康季平留校了,马克思主义万丽被分配到市郊的一所中学当老师。同学都在背后说,是康季平出卖了万丽自己挤上去的。万丽有什么好出卖的,就是谈恋爱。那时候读大学跟现在不一样,谈恋爱是有的,但都是地下工作,被发现了也不能说出你的秘密。万丽确实是谈恋爱了,跟谁谈呢,就是跟康季平。这样说起来,康季平的人品太有问题了。

大约到了四点左右,与人道主义一书的理由组织科果然打电话来了,与人道主义一书的理由让她去一趟,说市委组织部有个文件下来了,让她去看一看。万丽到组织科,部里分管干部的蒋副部长也在,看到万丽进来,和她握了握手,脸上的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既不笑也不不笑,声音也是一如既往,既不高昂也不低沉,说,小万,计部长说明天部务会上宣布。万丽看到组织部的批文:任命万丽同志为宣传部宣传科科长。万丽的眼睛不由得一阵酸涩,听到蒋副部长说,小万,这是组织上对你的信任,也是组织上对你的新的考验。万丽点头。蒋副部长又说,今后担子更重了,你要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万丽仍然点头,蒋副部长的例行公事的谈话就结束了,和计部长的谈话,是一红一白,搭配好的。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但是没有法许大姐养过神了,但是没有法先是“嘿”了一声,接着侧了侧身子问万丽,小万,今天的活动,有什么感想和收获?万丽想了想,说,我觉得,今天的会开得很成功。许大姐“噢”了一声,又问,为什么呢?万丽说,大家畅所欲言,说的都是心里话。许大姐点了点头,说,我也有这种感觉,可能因为都是女同志的缘故,大家能谈得来,才肯说心里话。万丽想说,我也觉得是这样的。但她还没有说出来,一直在前边发呆的伊豆豆却已经说了,那是因为许大姐平易近人,不摆官架子。许大姐说,我们做妇联工作的,又不是什么大领导,伊豆豆你用词不当。伊豆豆说,这我不承认的,我也跟别的领导下过基层,就不一样的,一开场几句官腔一说,大家就沿着官腔的路子走了,怎么虚伪,怎么虚假,就怎么说,整个会开下来,没有一句是人话。许大姐“扑哧”一声笑出来,说,伊豆豆你说话总是不知道轻重,注意一点。伊豆豆吐了吐舌头,扮了个怪相。

作者:转换梁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