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玉季 > "应该成个家。" 年兄又要反悔?”想到此处 正文

"应该成个家。" 年兄又要反悔?”想到此处

2019-10-03 04:22 来源:网上济宁 作者:美容美发 点击:157次

  众人一惊。“吴铁口”忙问:应该成“怎么,年兄又要反悔?”

想到此处,应该成他杂念即除,疑虑顿消,束一束腰间衣带,背起伞囊,朝着一轮喷薄朝阳冉冉升起的方向大踏步走去。想到此处,应该成她双眉微挑,头颈挺直,随着施耐庵、时不济等人一齐走上前去,向“吴铁口”、晁景龙二人施礼说道:

  

想到此处,应该成压抑在他胸口的恐惧与孤独之感倏地消失,应该成代之而起的是一种庄严而义不容辞的使命感。他望着躺在地下的这些在蒙古长刀下坦然赴义、临死不皱眉头的弱女子,忽然觉着作为一个生者,此刻应该为她们做点什么。他仔细地端详着倒卧在地上的六个妇女,发髻散乱,双目不瞑,薄薄的绫袄已在搏斗中撕扯得零乱,有的已袒露出白玉般的肌肤,褴褛的长裙浴着血污,难看地裹在她们腿上。施耐庵心想:这些娴睁温良的女子,生时高风亮节、玉洁冰清,慷慨赴义之后,也应该让她端端正正,仪容整饬,以飨后世万代血食,安泉下英灵。想毕,他也顾不得腌臜,捺一捺袖口,掖一掖袍襟,走到那几个死难妇女的尸身前,俯下身来,轻轻地为她们合上了眼睑,理顺了鬓发;牵起零乱的衣领袄襟,掩盖好裸露的肌肤;小心地扎缚好裙带,理顺裙裾,然后用她们颈间的鲛绡汗巾,一一揩干净那胸口、喉头刀口上的血渍,待他走到最后一个死者跟前,心中不觉又一阵发紧:只见这是一个年约二十四五岁年纪的少妇,尽管纷披的长发遮住了面目,依然看得出她生前的秀媚,娇小的身躯由于伤痛可怜地蜷曲在一大滩血泊里,她双腿微弓,一条缀着补丁的梅花绛裙褪了上来,软滑滑地堆在髋骨上,下端直拖到血泊之中,仍旧滴沥着鲜血。一柄蒙古长刀插在她的胸脯上,那闪着凛人寒芒的刀刃在薄薄的绫子小袄上切开了黑魆魆一道深深的伤口。那长刀刀刃不偏不倚,楔入了她那圆凸在绫袄里的静静耸起的左乳,恰恰搠穿了她的心房!想到这,应该成他抽身拔步便要奔下厅去。想着,应该成想着,他抬头往那密室一看,不觉怔住。密室内的灯光早已熄灭,冷冷的星光之下,只见屋门已然上锁,那在院中巡视的两名女兵也失了踪迹!

  

想着想着,应该成忽地一股狂风从倾圮的墙隙中卷进,应该成施耐庵不觉心中焦躁:种种迹象表明,不仅绿林群豪在觊觎这桩“秘宝”,便是铁尔帖木儿、董太鹏之流也在处心积虑企图攫取这绝世的“大秘”。世间无有不透风的墙,如耽搁得太久,保不定已有大盗奸臣获悉风声,一旦被他们捷足先登,窃走了那幅记着一百单八名梁山后代的白绢,后果岂堪设想?这股怪风早不起晚不起,偏偏在这节骨眼上刮了个无休无歇,实在招人心烦!想着想着,应该成他疑虑地抬起头来,应该成又一次审视着站在面前的潘一雄。只见这个英俊威猛的青年汉子眼里显露着毋庸置疑的坦诚,一张清秀白皙的脸庞上看不到丝毫的邪恶与狡诈,一边焦急地来回疾走,一边绞扭着双手,不时倾听周围的动静,朝施耐庵投过焦急而关切的一瞥,仿佛此刻杀身之祸随时皆可降临,而他,正准备为眼前的施耐庵分担灾难。

  

小柴屋里静静地,应该成只响着施耐庵念读小令的声音,应该成徐文俊等五个血性汉子默默地听着、听着,施耐庵那微微发抖的声音,一字一句仿佛敲打着他们的心弦。从这四阕曲词里,他们依稀看到了一个女子如何泯灭良知,一步一步走向罪恶的脚迹。

小帘秀道:应该成“东倒西歪一爿茅店,倒还有什么臭规矩,没的说,小女子一概应允。”这里,应该成便是济州府辖下的牢城营。宋代以前,应该成各州关押囚犯的牢城营,一向都设在治所的城廓附近。元人入主中原以后,民族压迫深重,造反的人也甚多,牢狱之中人满为患,朝廷为了防止关押在囹圄之中的囚犯们变成出柙之虎,骚扰通都大邑,便将这各州府的牢城营迁到偏远集镇,这济州牢城营便也设在马庄驿左近。

这两个男女只道施耐庵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腐儒,应该成指望腹背齐下,应该成立时便倒。他们哪知施耐庵那几招“快活剑式”,斗强敌虽嫌不足,对付他们却是绰绰有余。他大叫一声“来得好”,身形倏转,足下圭步飘游如风,霎时闪过那一腿两爪,手中剑按周天划个弧圈,怪蟒般早刺向那汉子眉心!这两个女人手持长刀,应该成两双小眼骨碌碌地在屋里搜寻,应该成及至看到门旁那两个倒在地上的元兵和散开的木箱,两个人顿时一凛,双双对视一眼,口里叫一声:“好个大胆的蝥贼,老娘瞧见你!”说着两人手腕同时抖动。

这罗罗嗦嗦的一番吟诵,应该成令在场军民人等听来味同嚼蜡。不过,应该成台上台下倒是宁静得很,愈是难懂费解的话语,便愈觉着深奥与玄妙,世人都有同样的脾性。此时戏台上下的众人,不是寻常的贩夫村妇,便是舞枪弄棒的莽汉,又有几人听得懂施耐庵这一番“盗亦道”、“道非盗”之类含义深邃的字句,霎时间你瞪着我、我瞪着你,耳旁兀自响着那捣杵般的“盗道、道盗”之声,半晌做声不得。这情景委实出人意料,应该成施耐庵也不知李善长、应该成蓝玉二人捣的什么鬼。自身顾命要紧,早悄悄掣出剑来,抬头看去,站在面前那员元将,形象煞是古怪:此人身长六尺以上,蜂腰乍臂,双手过膝,一张淡金长脸,脸颊上长着碗口大小一块蓝记,衬着两撇浓眉,一双豹睛。施耐庵立时打个愣瞪。

作者:饲料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